美國的參議員的平均年齡為61歲,即使在台灣自2016年的數據來看,國會立委平均仍有52歲,對於新事物的接受度仍較 30 – 40的青壯年來得低,所以其實很多官員並沒有實際接觸過比特幣便視其為公敵,儘管這將造成下一代的收益損失。但隨著國會年輕化,這些新一代的政客將成為最大的倡導者。

2000年級生將成為 2028年的立法者

學習新事物對於年輕人來說是很自然的事,也相對容易,但若在 40歲後要開始學習一個新語言甚至是一個新技術是件苦差事,並不是說年長者不懂加密貨幣,而是需要花費更多時間去了解接受。以調查數據來看,與 65歲以上的人相比,千禧年後出生的人所擁有的加密貨幣可能是老年人的兩倍,未來購買可能性高出 16倍。

目前在政治職位上對於加密貨幣畏懼的政客可能接近退休的年紀或者退位,被更年輕和具有前瞻性思維的青壯年取代。以美國 36歲共和黨參議院候選人Austin Peterse違例,他是名比特幣支持者,並透露已捐贈了 20多個加密貨幣。他表示:我是加密貨幣的忠實粉絲,因為它代表著分權化。即使目前加密貨幣仍未明朗,但我並不孤單,許多年輕的歐洲政治家也處於相同的困境中。

意大利擁抱貨幣的未來

加密貨幣持有者及意大利比特幣協會聯合創始人 Gian Luca Comandini年僅 28歲,在最近的電視節目中,他從競選中跳脫出來,並將比特幣形容為未來的貨幣,因為區塊鏈技術及其透明度非常適合義大利。因為這個國家過去曾因民選官員貪污腐敗而使人民蒙受損失。

在大西洋的兩岸也可以看到同樣的趨勢,加密貨幣是的支持者也都較年輕化,這並非巧合。四年前,32歲的 Andrew Hemingway是新罕布什爾州競選辦公室時最年輕的州長候選人 – 也是第一個接受比特幣的人;29歲的美國民主黨 Democrat Patrick Nelson正在競選國會議員,他同時更與加利福尼亞州的 Brian Forde及亞利桑那共和黨的 Kelli Ward共同接受比特幣捐款。

反觀台灣,目前主張比特幣皆為商業人士居多,缺少民選官員深入此區塊,但再過個幾年,相信政府不得不正視比特幣,也許並非所有人都會主張加密貨幣,但希望所有人都會接受它作為社膠和金融結構的一部份。

 

年輕一代會更容易接受加密貨幣嗎?歡迎在下面評論與我們分享。